高碑店资讯网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《周亚夫军细柳》没有讲完的故事,被诬陷造反,理由荒谬至极

时间:2021-02-20 13:13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高碑店资讯网
《史记·绛侯周勃世家》讲的是西汉初年功臣绛侯周勃及其子条侯周亚夫的故事,其中有一段后来被收入《古文观止》之类的文选中,名为《周亚夫军细柳》,讲的是周亚

  《史记·绛侯周勃世家》讲的是西汉初年功臣绛侯周勃及其子条侯周亚夫的故事,其中有一段后来被收入《古文观止》之类的文选中,名为《周亚夫军细柳》,讲的是周亚夫驻军细柳之时,军纪严明,连皇帝的面子都不给的故事。据说这篇文章即将被选入教育部统编语文课本,取代那篇讲述秦末大泽乡起义故事的文章。

  《周亚夫军细柳》一文篇幅并不是很长,现将其关键部分摘录于下:

  文帝之后六年,匈奴大入边。乃以宗正刘礼为将军,军霸上;祝兹侯徐厉为将军,军棘门;

  以河内守亚夫为将军,军细柳;以备胡。

  上自劳军。······已而之细柳军,军士吏被甲,锐兵刃,彀弓弩,持满。天子先驱至,不得入。先驱曰:“天子且至!”军门都尉曰:“将军令曰

  :‘军中闻将军令,不闻天子之诏。’

  ”居无何,上至,又不得入。于是上乃使使持节诏将军:“吾欲入劳军。”亚夫乃传言开壁门。壁门士吏谓从属车骑曰

  :“将军约,军中不得驱驰。”

  于是天子乃按辔徐行。

  至营,将军亚夫持兵揖曰:“介胄之士不拜,请以军礼见。”

  天子为动,改容式车。使人称谢:“皇帝敬劳将军。”成礼而去。

  既出军门,群臣皆惊。

  文帝曰:“

  嗟呼,此真将军矣!

  曩者霸上、棘门军,若儿戏耳,其将固可袭而虏也。至于亚夫,可得而犯邪!”称善者久之。月馀,三军皆罢。乃拜亚夫为中尉。

  

  周亚夫

  这段文字的文言文阅读难度不是很大,朱言在此简单做一下解释。

  汉文帝后元六年(公元前158年),匈奴大举犯边。汉文帝部署军队,防卫京师,其中河内太守周亚夫率军驻守细柳。皇帝亲自去各军慰问,其余几支军队军容军纪都很涣散,唯有周亚夫的军队军容整齐、军纪严明。

  皇帝到周亚夫军营的时候,竟然得到了“

  军中闻将军令,不闻天子之诏

  ”这样的回答,甚至不得周亚夫之命,军营都进不去。进了细柳营,皇帝行动一切都要按照周亚夫的规矩来。这样一番之后,文帝非但没有雷霆震怒,反而赞叹“

  嗟呼,此真将军矣!

  ”

  《周亚夫军细柳》这篇故事想要展现的是周亚夫治军严明,文帝贤明善任的美好君臣关系,想必语文课本将其选入,也有这样的考量。但是,这篇文章仅仅是《绛侯周勃世家》中的一部分,前面有关周勃的人生遭际暂且不提;后面周亚夫在景帝时代的跌宕起落也实在令人唏嘘。

  

  汉文帝

  文帝对周亚夫也确实很看重,“孝文且崩时,诫太子曰:“即有缓急,周亚夫真可任将兵。”文帝驾崩之后,周亚夫被任命为车骑将军。景帝时代,周亚夫作为军事统帅,发挥过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  汉景帝三年(公元前154年),吴楚七国之乱爆发,“亚夫以中尉为太尉,东击吴楚”。在汉廷与吴楚联军的战争中,地处南北要冲的梁国非常重要,梁王刘武是汉景帝的同母亲弟弟。但是,自认为有全局方略的周亚夫却对梁国几次三番的求救置之不理,“太尉既会荥阳,吴方攻梁,梁急,请救”,周亚夫的反应是“不肯往”;梁王上书景帝,景帝命周亚夫救援,他依然是“不奉诏,坚壁不出”。

  虽然日后七国之乱被平定,但是“梁孝王与太尉有郤”,周亚夫把梁王彻底得罪了。梁孝王之母窦太后爱子心切,窦太后、梁孝王母子嫌恶周亚夫已成定势。这是他与皇权发生大矛盾的开始。

  

  七国之乱

  周亚夫在景帝朝局中,还有一件非常失败的事情,那就是卷入后宫嫔妃宫斗和景帝易储风波之中。景帝前元七年(公元前150年),景帝“废栗太子荣为临江王”。景帝废黜太子刘荣,几乎没有遭致什么反对,也仅仅是“太子太傅窦婴力争不能得”,只好辞官回家。除此之外,周亚夫也不同意汉景帝废栗太子刘荣,“亚夫固争之,不得。上由此疏之。”

  栗太子刘荣的母亲栗姬原先是景帝宠妃,但后来失宠,胶东王刘彻之母王美人得宠,甚而封皇后,刘彻也被立为太子,兄长封侯。周亚夫在这场斗争中站到了栗太子一边,得罪的不仅是王皇后一系,甚至连景帝也得罪了。《史记·绛侯周勃世家》载:“景帝废栗太子,丞相固争之,不得。景帝由此疏之。而梁孝王每朝,常与太后言条侯之短。”

  

  汉景帝

  在景帝欲给王皇后之兄王信封侯的问题上,周亚夫也是得罪了一圈人。景帝和窦太后都有意给皇后之兄王信封侯,但是周亚夫拿出外戚无功不得封侯的祖制,用以阻止这一必然要成为事实的决定:

  高皇帝约:“非刘氏不得王,非有功不得侯。不如约,天下共击之。”今信虽皇后兄,无功,侯之,非约也。

  在如此强硬的历史制度面前,“景帝默然而止”,但是内心之怒是可以想见的。除了此事之外,后来还有一件如何对待匈奴降者的问题上,周亚夫再次与景帝龃龉,最终导致了周亚夫的罢相。景帝中元三年(公元前147年),匈奴七人来降,景帝欲封侯。周亚夫谏阻:“彼背其主降陛下,陛下侯之,则何以责人臣不守节者乎,”景帝直接说:“丞相议不可用。”最后,绕过丞相周亚夫,直接封匈奴降者为侯。周亚夫称病不朝,遂“以病免相”。

  

  电视剧里的周亚夫

  景帝对于周亚夫的不满日积月累。周亚夫虽然罢相,但是条侯的爵位还在。不久之后,景帝在宫中召见周亚夫,赐食。皇帝请客,似乎是好事,但是“独置大胾,无切肉,又不置箸”,给一个大块肉,既不给切,又不给筷子,景帝这是有意刁难。周亚夫马上不悦,“顾谓尚席取箸”。景帝还假模假样地问:“此不足君所乎 ,”周亚夫走后,景帝恶狠狠地说:“此怏怏者非少主臣!”也就是说,这样桀骜不驯的人,将来做不了我儿子的臣子!

  周亚夫后来的下场非常惨,事情的由头竟然是一件极为荒唐在罪名。后来,周亚夫之子周阳看父亲年迈,于是操心起丧事,“买工官尚方甲盾五百被可以葬者”,买卖兵器甲盾在当时是非法的,但这是预备做陪葬品的。周亚夫的儿子与佣工发生了一点劳资纠纷,佣工怀恨在心,就把周家买甲盾的事情举报了。

  

  景帝和周亚夫

  景帝以此大做文章,命廷尉审讯周亚夫。很明显,景帝想要搞个大新闻。廷尉自然心领神会,于是直接问周亚夫:“君侯欲反邪,”周亚夫回答:“臣所买器,乃葬器也,何谓反邪,”这样一番荒唐透顶的欲加之罪,竟然成为抓捕周亚夫的理由。最后,周亚夫被关进廷尉狱,绝食五日而死!

  周亚夫,这样一个绝世名将,最后死的如此屈辱,其原因只在于一点:在绝对君主专制权力之下,地位再高也不过是随时可能会被踩死的蝼蚁!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